胡适对学说与主义的研究:多研究实际问题少谈

发布日期:2019-05-10 浏览次数:

  胡适认为,任何严格意义上的“主义”都不只是“抽象的名词”,而是来自对具体“问题”的研究,也相应地是从思路和方式上对具体问题的指导和解决。因此,对任何“主义”的高谈阔论都离不开对其所关涉的具体“问题”的认识和把握,也就是说,“多研究些问题”,是谈论“主义”的前提和基础,没有对“问题”研究的前提,阔论“主义”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胡适着重批评某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政客盗用“主义”招摇撞骗。

  这只黑驴还没有在电视剧中出现过,但在原著中是非常可爱的存在,它是小师叔柯浩然的坐骑,柯浩然死后就在草原流浪,成为了众多野马的首领,日子过得潇洒快活,之后还在沼泽地中救了宁缺一命。

  胡适在文中说,中国的问题很多,而且很多是火烧眉毛的紧急问题,因此呼吁:“请你们多提出一些问题,少谈一些纸上的主义。”他认为,有价值的思想都是对具体问题的研究和解决产生的,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总结方法是必需的三个步骤。在文末,胡适强调“‘主义’的大危险,就是能使人心满意足,自以为寻着了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从此用不着费心力去研究这个那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法了”。

  

  短短2400余字的文章,胡适提出几个重要的思想观念:(1)主义的适用性:“主义”起源于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和场景中产生的具体主张;(2)“主义”的工具性:“主义”是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工具;(3)“主义”的局限性:“主义”不能包治百病、根本解决。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并不是横空出世,早在1918年,胡适便在其哲学著作《西洋哲学史大纲·导言》中写道:“如今的人,往往拿西洋的学说,来做自己的议论的护身符”,然而不同时代的西哲所提出的不同的主义和思想,是根据他们所处的不同的境遇,针对不同的问题,得出的思想和方法,“他们的学说都有各自的特性,也存在各自的不足,只能对问题的某一方面或部分问题进行探讨和解决,并不能施诸四海而皆准,更不能推诸万世而不悖。”

  胡适在美留学7年,师从实验主义大哲学家杜威,并深受其师的影响,因此可以说实验主义哲学是胡适自由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杜威认为,观念必须在实验中锻炼,只有经过实验证明并在实践上能解决实际问题的观念,才是“有价值的观念”。杜威反对极端的理想派,认为只有空谈和乌托邦式的理想,在本质上是极端的唯心主义。他明确指出,彻底推翻和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只有在具体问题中通过实验的方法具体的解决。

  胡适认为,世间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人是真理的制定者,因此世间并没有绝对真理。人在经验的生活中探求真确的知识,试验是真理的唯一实验室。受实验主义影响的胡适反对言必称“主义”的现象。在他看来,不过是西方版的“诗云子曰”罢了。其实,早在胡适留学美国之前,即受到梁启超和严复思想的深刻影响,对个人主义和自由思想有着很深的认同。

  就自由主义而言,它的真谛在于其主体的自觉自主性,亦言之,自由主义不受思想的束缚。这也就决定了自由主义与任何其他主义的互斥性。正因此,自由主义很可能会与任何其他的主义发生碰撞。


  • 我要学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