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法化总是由实变虚

发布日期:2019-10-08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现代汉语名词末尾“头”和“子”的比较字数:3897 字号:大 中 小 摘 要:现代汉语名词末尾的“头”和“子”常被看作是后缀,常作轻声处理,这样的提法太过粗疏和笼统。其实,“头”和“子”是否读轻声,与它们的语法化历程关系密切。本文以《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为例,试图通过比较“头”“子”的异同,探讨二者语法化的进程,找到读轻声的规律。关键词:“头” “子” 词缀 轻读 语法化

  一现代汉语中“窝头(wōtóu)”的“头”不轻读,“馒头(mántou)”的“头”轻读;“君子(jūnzǐ)”的“子”不轻读,“痞子(pǐzi)”的“子”轻读。从词义来看,“窝头”形状略作圆锥状,“头”有指“窝儿”顶上的圆锥体之义;“君子”中的“子”可理解为“古代特指有学问的男子,是男人的美称”(《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7)。这里的“子”和“头”都有较确定的意义,不能看作后缀,不轻读。而“馒头”和“痞子”中的“头”和“子”则意义比较虚化,是后缀,轻读。这几个例子是符合大部分著作中有关现代汉语名词末尾“头”“子”作为词缀时大多轻读的说法的。目前,在有关现代汉语与普通话训练的教材和相关资料中,名词末尾的“头”和“子”大多作为后缀(构词用的虚语素),读法上以轻声处理。如《现代汉语》(黄伯荣、廖序东主编)(上册):构词用的虚语素“子”“头”通常读轻声(106页);《新编现代汉语》(2002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张斌主编):作名词后缀的“子”“儿”“头”“巴”以及“么”必读轻声(63页);2004年四川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组织编写的《普通话水平测试训练教程》中:词根附加后缀“子”“头”构成的名词,后缀“子”普遍念轻声,后缀“头”绝大多数也念轻声(181页)。现代汉语中名词末尾的“头”“子”不是后缀和虚语素,不作轻声处理的情况又是如何呢?其数量有多少呢?轻读与否都能通过区分它是否是词缀来判别吗?二者意义虚与实的界限分明吗?下面探讨名词末尾“头”和“子”的异同。二现代汉语名词末尾的“头”和“子”出现的情况:(一)名词末尾的“头”和“子”不轻读《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中《普通话水平测试用普通话词语表》[表一]、[表二]出现的带“头”的词语共有68个,不轻读的46个,其中有30个名词;名词末尾带“子”的词语共有239个,其中不轻读的32个(名词)。以下对《纲要》中词末带“头”和“子”的不轻读名词的分布情况作一简要分析。

  以下对《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中《普通话水平测试用普通话词语表》[表一]、[表二]出现的名词末尾带“头”的22个词语和名词末尾带“子”的207个词语的分布情况再作一简要分析。

  骨头码头馒头木头*拳头舌头石头枕头锄头斧头罐头*浪头*苗头*势头*指头(带*号的名词,“头”有“前端”“突出部位”之义。)

  根据以上对《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中《普通话水平测试用普通话词语表》[表一]、[表二]出现的末尾带“头”“子”的名词的分析,试比较名词末尾“头”和“子”的异同。

  1.现代汉语名词末尾的“头”和“子”,从意义上看,有的很虚(如“木头”“骨头”“椅子”“竹子”),有的半虚半实(如“风头”“奔头儿”“粒子”“石子”),有的还比较实(如“砖头”“把头”“孝子”“君子”)。从形式上看,有的读轻声,有的不读轻声,有的可轻可不轻,有的儿化,有的不儿化,有的可儿化可不儿化。概括地说,不轻读的“头”和“子”以意义没有完全虚化的为多,轻读的“头”和“子”以意义日渐虚化的为多。

  2.现代汉语名词末尾的“头”和“子”从分布环境来看,无论轻读与否,都以分布在名词性词根(包括方位名词)后的为最多,也有分布在动词和形容词性词根后的。

  3.有些带“子”或“头”尾的名词,不加“子”或“头”也是能独立单说的词,但加上“子”或“头”以后意义或词性变化了,造成与原词不同的词。(见下表)可见,“子”“头”尾在这里具有分化词义、词性或派生新词的作用。

  4.作为名词后缀的“头”和“子”是语法化的结果,已经逐渐失去其实词的性质,在音系结构上往往发生了变化。现代汉语中“头”“子”作为词缀出现的时候,部分失去重音,读轻声。

  5.“头”和“子”的语音形式的虚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实词的虚化或语法化往往伴随着语音形式的虚化,语音形式的虚化有轻声、脱落(如“儿”字的儿化)等方式。上文的分析表明,“头”和“子”要从实词虚化到一般的后缀,进而演变成为具有语法意义的词尾———名词性的标记,还需要进一步虚化和成规模的泛化,即构词时不再受“头”和“子”的本义及其引申义的制约。

  1.现代汉语名词末尾的“头”,轻读的少,不轻读的较多;名词末尾“子”轻读的多,不轻读的很少,因此不宜把能接于名、动、形词根后看成是“头”作为名词后缀而轻读的特殊分布情况,也不能把带“头”的名词列为“有规律可循的轻声词”,这样容易误导,产生负面影响。

  以上对《纲要》的统计分析中,名词末尾的“头”意义虚化但不轻读的有4个,约占不轻读“头”的名词总数的13%;轻读但意义尚未完全虚化的有14个,约占轻读“头”的名词总数的78%。名词末尾的“子”意义尚未完全虚化但轻读的有35个,约占轻读“子”的名词总数的17%;不轻读但意义逐渐虚化为类词缀的有26个,约占不轻读“子”的名词总数的81%。

  “头”一般要通过虚化才能从中心语变为后缀,而虚化包括意义和读音两个方面,上面那些不读轻声的带“头”的例词现在正处于意义已经虚化、读音尚未虚化的阶段。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名词末尾的“头”不读轻声比名词末尾的“子”不读轻声的情况多,另外,有的词虽然都是“-头”词,但读不读轻声还具有区别意义的作用,例如:

  这是阻止“-头”轻声化的一个原因。所以我们认为,现代汉语中,名词末尾的“子”比名词末尾的“头”语法化的进程要快。

  3.在“头”的虚化过程当中,儿化也被用来作为一种虚化的方式。而“子”的虚化比较成熟,采用儿化形式来虚化的情况较之要少。

  当作为词缀的“头”字不读轻声的时候,它就会更多地采用儿化形式,以起到使“头”虚化和语法化的作用。因此,从表面上看,在“头”的后面再加上“儿”,似乎叠床架屋,或者仅看作是习惯使然,实际上根本原因在于这种场合的“头”未能很有效地起到语法标记的作用,所以必须借助别的手段(即儿化)来进一步强化其语法标记的性质。由此看来,“头儿”是一种复合式的语法标记。

  4.词末带“头”的名词不轻读时,前一成分大多能单用;词末带“子”的名词不轻读时,前一成分的意义大多不能分割开来单用,所以看来,带“子”的不轻读名词结构的稳固性比带“头”的不轻读名词强。

  通过以上对现代汉语词尾带“子”的名词和词尾带“头”的名词的分析、比较可见,语法化总是由实变虚,由虚变得更虚,词缀是语法化进程中虚化程度较高的一种形式,体现了汉语本身发展的自然趋势。

  [2]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上)[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4]四川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普通话水平测试训练教程[M].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05.

  [5]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Z].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展开全部现代汉语名词末尾“头”和“子”的比较字数:3897 字号:大 中 小 摘 要:现代汉语名词末尾的“头”和“子”常被看作是后缀,常作轻声处理,这样的提法太过粗疏和笼统。其实,“头”和“子”是否读轻声,与它们的语法化历程关系密切。本文以《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为例,试图通过比较“头”“子”的异同,探讨二者语法化的进程,找到读轻声的规律。

  9】保护层:为消除或削弱相邻煤层的突出冲击或冲击地压危险而先开的煤层或矿层。

  科目二考试紧张怎么办科目三电子路考仪模拟器语音播报器倒车入库调后视镜经验—在线播放—《科目二考试紧张怎么办科目三电子路考仪模拟器语音播报器倒车入库调后视镜经验》—汽车—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春晖博爱由于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认可,知名品牌COACH、adidas阿迪达斯,百度公司,以及热心公益的各界名人也都纷纷加入到支持春晖博爱孤残儿童的同行者队伍之中。


  • 我要学车
  •